ALL叶/ALL许尔勒/ALL罗/胡萝卜丝/Bluepulse/绿红/盾冬叉/Spideypool/Spideytorch/威红/千救/PJ,圈地自萌,欢迎吃安利ww

【足同ABO/胡勒+丁日三宝】南极熊 01

【CP】(格策+罗伊斯+胡梅尔斯)×许尔勒

【CP】(格策+罗伊斯+胡梅尔斯)×许尔勒

【CP】(格策+罗伊斯+胡梅尔斯)×许尔勒

这不是1v1的文,CP洁癖的小甜心们慎入

纯属为了满足自己想看乐乐的心情而割下来的腿肉,没廉耻掉节操OOC
乐乐中心向,有少量水花,极少量兔花猪波脸鱼金红磁迈配菜,谨慎食用

弱化ABO设定
私设医学发达,政府登记注册ABO第二性别,AO定期到医院注射抑制剂,意外发情可能性大大降低。

这文目前走向似乎相当色/情,但不是ABO造成了这个结果,是我黄/暴的心……
跳过所有和/谐镜头(应该)都不会影响情节,请按个人口味自由选择

排版有点崩溃…有没有小可爱能提下建议,怎样看起来会比较舒服?

比起点赞更喜欢评论,比起纯催文更喜欢聊内容调戏作者
满怀爱意看文,和谐欢乐讨论,点x的权利在每个人手里
❤么么哒❤
—————————————————————
“真的不需要我去送你们吗?”

“不用啦,马里奥的妈妈会顺路送我们过去的。”

许尔勒又打开行李箱检查了一遍,抬头对担心的妈妈笑道:“只有一两个小时的车程,DFB大学离这里也不算远,我和马里奥会常回来看看的。”

“你呀,现在是这么说,到时候连放假都不一定回来呢。”许尔勒妈妈笑着说,“和塞布丽娜一样。”

许尔勒撇撇嘴:“那可不一样,马里奥这么喜欢我们家的小甜饼,肯定会一直提醒我回家的。”

“马里奥照顾了你这么久,可得好好感谢人家呢。”许尔勒妈妈挥了挥手,“阿斯特丽!”

“都不知道是谁照顾谁…”许尔勒嘟囔着,提着行李箱出了院门。

两位妈妈闲聊嘱托的时候,许尔勒已经在格策的帮助下把行李放好,坐进后排了。

“安德烈,到时候我要靠着窗睡。”格策靠在许尔勒肩膀上说。

“嘿,我们还不知道宿舍是什么样呢,万一没有一张床在窗边呢?”许尔勒挪挪,挑了个舒服的姿势。

他知道格策晚上没有光睡不着,在家里都会靠窗睡晒月光,“你还是准备小夜灯比较靠谱,我不介意你开灯。”

“安德烈你真好。”小圆球蹭了蹭许尔勒的脖子,有点痒。

许尔勒莫名地有点害羞:“该出发了。”

他有点用力地推了一下格策。

格策有点不开心,但还是坐直了,露出了被踢了一脚的小狗眼。

许尔勒坚持了三秒钟,还是在心里叹了口气:“好了啦,待会儿路上借你靠着,可以吗?”

小圆球欢呼一声,从前排摸出了游戏机。

格策是许尔勒从小的朋友,两家妈妈是大学的同学,在格策一家搬来这个城市的当天就一起来许尔勒家里吃了饭,两人也是那时认识的。

时光飞逝,当年两个踉踉跄跄互相追逐的团子已经到了上大学的年纪了,也毫无意外的分到了同一个宿舍。

『二人宿舍这种配备真的很高级诶。』许尔勒心想,『不愧是全国最高水平的DFB大学。』

许尔勒是个Omega,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日常生活。

是的,在这个日趋文明的社会里,15岁当天的体检就可以得知第二性别,政府则会将其登记在案,Alpha和Omega都必须定期在医院注射抑制剂,理论上意外发情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再加上大家都可以用遮盖剂消除信息素的味道,只要有所准备,就不会被人知道自己的第二性别

许尔勒一直把自己保护得很好,当然这也有一部分归功于格策。

自从格策知道许尔勒是Omega——也就是许尔勒15岁生日当天,就一直“把安德烈保护得好好的呢”(许尔勒妈妈语)。

无论是看许尔勒长得细皮嫩肉就恶意戏弄的学长,还是羞羞答答递情书的女孩子,通通被格策拒之圈外。

许尔勒有很多朋友,但一旦越界,格策就会拦下他们。

“嗯,像护食的老虎一样。”拉斯一本正经地评价。

“护什么食啦,我又不能吃。”许尔勒弱弱地反驳。

格策是个Beta,尽管许尔勒很少闻到他的信息素——格策也用遮盖剂消除了信息素,但在为数不多的借宿的晚上,许尔勒还是认出了他的信息素,很安心的味道。

“我不是很懂那些Alpha的形容。”有一次许尔勒躺在格策大腿上,闷闷地说,“他们总是赞美Omega的信息素像某种花甚至食物,难道他们闻到花香、打开冰箱的时候就会,那个什么?”

格策支支吾吾地回答:“嗯,这个嘛……”

刚打扫完卫生还没打开行李箱呢,格策就嚷着饿了饿了。

许尔勒拿他没办法,看看时间也是该吃午餐了,就叫他一起出去吃。

小圆球走在前面,拿着手机刷着网页。

许尔勒好奇地东张西望。

格策家和许尔勒家经常一起出去旅游,有名的大学也也去过不少。但这里是全国最高学府,还是自己今后的常驻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马里奥?你在看什么呢,好好走路。”许尔勒探头过去,“你约了人?”

“是之前演唱会上认识的人。”格策乖乖承认,“我们都是Justin的粉。”

“……”许尔勒眨眨眼。

“我们约在学校侧门见。”小圆球讨好地看着许尔勒,“安德烈,你会和我们一起的吧?”

“……”许尔勒眨眨眼。

过了一会儿他们坐在侧门附近的一家餐厅里,格策和罗伊斯相谈甚欢,许尔勒面色不善地看着格策。

『马尔科好久不见!这是我的安德烈。』

什么叫你的安德烈啦,我还是我自己的好吗!许尔勒气鼓鼓地想。

格策的朋友,马尔科·罗伊斯,用那种令人发毛的眼神把他从头到脚扫了一遍之后,露出意义不明的微笑——

好啦他承认罗伊斯笑起来很帅,无论怎样都很难讨厌他。

大概是因为,好看的人做什么都招人喜欢吧。
他呆呆地想。

许尔勒饮食习惯很健康,也不挑食。
格策除了喜欢吃零食以外,倒也没有太多要求。

罗伊斯就不一样了。

营养均衡,低卡路里高蛋白,能吃的不能吃的都按着名单来。
罗伊斯在校外还兼职模特,对身材的要求十分严格。

“不能让喜欢我的女孩子们失望啊。”罗伊斯说着,一脸嫌弃地咬了一口胡萝卜,“噫,恶心的味道。”

为了粉丝去做自己讨厌的事,该说是有职业素养,还是有偶像包袱呢?

许尔勒想着,嘴上说道:“但是感觉罗伊斯很开心啊。”

罗伊斯又仔细扫视他一遍,挑起嘴角露出了他那种标志性的歪笑:“为什么不叫我马尔科呢?安德烈,对吧。”

许尔勒愣愣地看着他,脸一点点变红了。

他好像突然反应过来,手足无措地拿起又放下叉子,最后选择了柠檬水,又喝得太急,被呛到了。

“安德烈!”格策惊叫一声,半搂着咳得天昏地暗的许尔勒,给他顺气。

罗伊斯看着他们,眼神里流露出一丝了然。

尽管看起来不太靠谱,罗伊斯毕竟是学校里的前辈。
有了罗伊斯的指导,两人很快就完成了宿舍的整理和注册报道,正对着课表研究。

“你们要加入什么社团?”罗伊斯反坐在椅子上问。

“足球队。”格策眼都不抬就说道,许尔勒点点头。

罗伊斯很惊讶:“诶?你们都踢球?看不出来啊。”

圆滚滚的和白白嫩嫩的,感觉都可不像是会踢球的。

“等社团招新的时候,咱们比试比试。”

“你也踢球?”格策也有点惊讶,“在场上很容易受伤吧。”

哪怕只是淤青,也会影响拍摄的,模特公司还不气死?

罗伊斯耸耸肩,不置可否:“他们不会为了这个就炒掉我的。”

好吧,长得好看的人总是不一样的。

时间过得很快,对新生来说更是这样。
应接不暇的活动,繁重的课业,崭新的社交生活,都让他们恨不得把一天过成两天。

不过这样也有好处,就是在他们都不自觉的时候,周围已经聚集了一大帮聊得来的好朋友了。

足球队的招新面试着实吓了他们一跳,太多人了。

当然并不是报名的人太多,而是围观的女生大堆大堆挤在场边,老队员出场的时候收到了分贝不小的尖叫和掌声。

DFB大学辉煌的战绩是一部分原因,另一部分应该还是因为远超平均线以上的颜值吧。

许尔勒排队的时候细细打量了一番出场的队员,觉得队里的关系相当有意思。

在社区赛里一直是主力的格策和许尔勒毫无疑问地通过了测试。
入队名单发布当天,队里的前辈请他们这些新生去了一趟酒吧,算是欢迎。

“先说好,谁都不许喝醉了丢脸啊。”

第一轮开始之前,队长拉姆说了规矩,然后举起了酒杯:“以后都是队友,我先干为敬!”

大家纷纷起哄。本来就是年轻气盛热血方刚的小伙子们,都是本着对足球的热爱才聚到一起的,共同话题又多,几轮酒下来也都笑成一团不分你我了。

许尔勒不是特别能喝的人,但也不至于一杯即醉。他和另外几个新人围在一起闲聊,一边是金发碧眼的克罗斯,另一边是脸红彤彤的杜尔姆。对面是挤在一起咬耳朵的迈尔和格雷茨卡。

格策和罗伊斯在另外一圈玩,跟他们一起的是几个前辈,许尔勒瞄了一眼看见了队副诺伊尔、胡梅尔斯和穆勒。

他们几个新人彼此也不熟悉,在酒精催化下渐渐熟络;另一圈老队员更多,互相打闹着人声鼎沸。

那边说话的声音实在太大,许尔勒和克罗斯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好像是大家正在挖胡梅尔斯的八卦。

胡梅尔斯是个比较张扬的Alpha,许尔勒第一眼就看出来了。

之所以说他张扬,是因为这位学长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信息素,任其弥散在空气里。
虽然同为Alpha的罗伊斯也没有用遮盖剂,但他的香水味和信息素的味道混在一起,好闻却也并不真切。

之所以说胡梅尔斯不是特别张扬,大概是他自己的特点:纯黑的卷发和深情的眼眸,在一众人里并不是特别显眼,但一旦被他盯上,就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胡梅尔斯情史丰富多彩。这句话得证于队友罗伊斯。

罗伊斯嘴里的胡梅尔斯是个颜控到极致,浪荡不羁的富家子,男女不忌,ABO通吃。
许尔勒被这种形容吓了一跳,罗伊斯才不情不愿地补充道,这家伙倒也没有那么渣,作为男友的风评一直都很好,在感情方面从没搞出过负面事件,总能把别人哄得服服帖帖的。

当然这些话不能当着胡梅尔斯的面讲啦,前辈还是要点前辈的面子的。

评论(3)
热度(8)

© Death-K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