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ALL许尔勒/ALL罗/胡萝卜丝/Bluepulse/绿红/盾冬叉/Spideypool/Spideytorch/威红/千救/PJ,圈地自萌,欢迎吃安利ww

【足同ABO/胡勒+丁日三宝】南极熊 02

嗯这真的是个黄暴的产物…

格勒专场,(个人脑补)成熟(吃到第一口肉)的格小胖,

有少儿不宜的部分,跳过(大概)不影响阅读

准备养猫,心力交瘁

猫会吃掉灰鹦鹉吗?
——————————————————

克罗斯来DFB大学是早有预谋,目标明确的。

直到开学两个月了,许尔勒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你是说克洛泽教授?!”许尔勒惊呼,被克罗斯瞪了一眼之后又放低了音量,“那个克洛泽教授?”

“对,我是为了他才来DFB的。”克罗斯点点头。

许尔勒还是被炸得有点晕晕乎乎:“托尼,你的理想真远大…”

要做克洛泽教授的学生,难度可不是普通的大啊。

太天真了,安德烈。

格策被高数折磨得奄奄一息,许尔勒倒还得心应手。

球队的赛事也按部就班进展着,一切都似乎已经步入正轨了。

虽然身为新生还不能首发上场,但在场边观赛的经历也让他们受益匪浅。

许尔勒喜欢看罗伊斯踢球,染了金发的Alpha跑起来赏心悦目,小腿的曲线优美有力,好看得移不开眼。

值得一提的是赫韦德斯。场下温和的学长穿上球衣就像换了个人,第一次见他对胡梅尔斯隔空怒吼的许尔勒脊背一凉,渐渐的竟然也习以为常了。

同是新生的德拉克斯勒跟赫韦德斯是旧识,许尔勒曾经以为他们是兄弟呢,因为真的很像啊。

今天周六,是他们惯例出去采购的日子,许尔勒和格策推着购物车在超市里慢慢逛着。

虽然事先已经写好了购物清单,但两个男大学生总是有很多东西是即兴就买的,哪管它在不在清单上。

“安德烈你看,有新口味的冰激凌诶。”格策一脸兴奋地指给他看。

“宿舍里没有冰箱,买了就要立刻吃掉哦。”许尔勒提醒道,“你还是挑点其他东西比较好。”

格策闷闷不乐地推着车离开。

许尔勒叹了口气,还是把冰激凌放进了自己的购物车里:“马里奥——波多尔斯基学长?”

蹲在货架前的男生身体一僵,看到是他们才放松下来笑着打招呼:“叫卢卡斯就好啦,安德烈,马里奥。”

“原来学长喜欢吃薯片…”许尔勒喃喃道。

波多尔斯基手忙脚乱地收拾好东西站起来:“今天在这里看到我的事不可以说出去,尤其是不能告诉菲利和巴斯蒂!”

所以前辈是跑出来偷吃的啊…

许尔勒忍俊不禁,看着波多尔斯基一脸严肃又收敛了笑意,保证道:“不会说出去的,这是我们的秘密。”

波多尔斯基回以灿烂的一笑,迅速离开了。

“真看不出来…”许尔勒感慨着转身,“马里奥,不可以一次买这么多啦!”

出了超市之后,许尔勒看着走在他斜后方泫然欲泣的小圆球,心生无奈。

一开始是坚持不让他买,最后还是许尔勒妥协了,变成了可以买,但吃的必须放一部分在许尔勒那里。

格策心里委屈得不得了。

上了大学,没有许尔勒妈妈特制的小甜饼吃,课业难得要命,晒不了月光,现在连零食也被管制了,他不要再爱了。

“马里奥,这边。”许尔勒招呼他到路旁咖啡厅的圆桌边坐下。

可能是走累了,或者觉得太阳太晒了吧。

格策别别扭扭地走过去,把购物袋放下,漫无目的地划着手机,坚决不抬头,一脸我还在生气我不要理你。

“喏。”视野里出现一只勺子,格策讶异地抬头。

许尔勒端着新口味的冰激凌,脸颊微红,错开视线不肯看他:“又没说不给你吃…快点吃完不然会化掉啦。”

粲然一笑,格策扯着椅子让许尔勒贴着他坐过来,把手机塞到许尔勒手里,接过冰激凌自己吃了一口,又如法炮制送一勺到许尔勒面前。

“……”许尔勒刚想拒绝,又看见小圆球可怜巴巴的眼神,张了张嘴没说出话,只能把眼前的冰激凌吃掉了。

午间的太阳晒得人昏昏欲睡,他们靠在一起分享着甜美的冰激凌,许尔勒划着格策的ins,时不时点个赞回复一下,闲度时光。

下午格策陪许尔勒去医院补了一针抑制剂。

虽然科技是在不断进步,抑制剂的效果也越来越好,从一开始的口服改成注射之后有效期更是大大增加,但无论如何抑制发情期都是违反生物节律的,副作用还是很明显,能少用尽量少用。

Omega补充抑制剂前都是处于抑制剂失效的边缘,最好有人陪同去医院比较安全。

一开始是有天许尔勒家人没时间,才让格策陪许尔勒去了医院的。

那时候两个人还没什么鲜明的性别意识,一路上倒也不尴尬。

渐渐的就成了习惯,双方家长都很放心让两个孩子一起出门。在医院经常被护士打趣两人的关系,往往是许尔勒羞红了脸也解释不清。

一起去这边的医院还是第一次呢。许尔勒想,最好不要遇到其他同学吧,虽然也不是什么秘密,但果然还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Omega.

虽然歧视已经很少了,在DFB大学里应该也不会有那种人,但还是会引来很多意外。

想起高中收到的为数众多来自男生的情书,许尔勒打了个寒颤。

同为Omega的克罗斯(克罗斯一眼就看出来许尔勒是Omega,第二天就私下里向他求证了,别问为什么)曾经说过,如果让对方知道了自己Omega的身份,就离真正的爱情远了一步。

许尔勒一面懵懵懂懂地点头,一面充满好奇心地问:“如果是托尼喜欢的人呢?”

克罗斯笑了:“我选择的人,就算他不是Alpha而我不是Omega,也会一直在一起的。”

托尼真厉害。
许尔勒由衷地觉得。

补了一针抑制剂的许尔勒一脸生无可恋地瘫在宿舍床上,格策端茶送水随叫随到服务态度极优。

许尔勒看着他忙碌的背影,心里直发笑。

也不知道小圆球自己怎么想的,哪怕不是Alpha,心甘情愿被Omega使唤的Beta也少见得很。

“马里奥,该去吃饭了。”许尔勒出声提醒。

往常格策总是最勤着吃饭的人,只有在许尔勒的特殊时期要他提醒。

格策的背影一僵:“不用了,刚买回来不少东西能当晚餐,就不出去吃了。”

“不行,零食不能当正餐,快去吃饭。”许尔勒沉着脸训他,看格策还想说什么,又补了一句,“我想喝玉米浓汤,帮我带点回来吧。”

“……”明知道许尔勒只是找个借口催他去吃饭,格策也无计可施,嘱咐了几句之后才迈出了宿舍。

许尔勒趴在床上看书,想着愈发成熟的格策有种怪怪的感觉。

马里奥是不是一直都比较成熟?还是像克罗斯说的一样,是因为知道了自己是Omega之后才改变的呢?

百思不得解,大脑隐隐作痛,许尔勒在回忆里沉入梦乡。

“…烈,醒醒,安德烈。”
许尔勒昏昏沉沉地半闭着眼,被扶着坐起来靠在枕头上,喝了几口汤就不肯再开口了。

于是又被放平在床上盖好被子。

他喜欢睡觉。
睡眠万岁。

……
半夜被弄醒是什么感觉?

(以下部分见评论链接)

评论(4)
热度(3)

© Death-K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