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ALL许尔勒/ALL罗/胡萝卜丝/Bluepulse/绿红/盾冬叉/Spideypool/Spideytorch/威红/千救/PJ,圈地自萌,欢迎吃安利ww

【罗伊勒】南极熊 03

不要问我为什么悲伤…
哈妹邋遢都走了,能不悲伤嘛哭唧唧

可能是累了,许尔勒罕见地睡到日上三竿的工夫,才揉着眼睛爬起来洗漱。
格策给他留了早餐,外加一张纸条,说他去训练了已经帮许尔勒请好假了,让许尔勒好好休息最好多睡一会儿。
哼,也不想想是因为谁。许尔勒恶狠狠地咬了一口三明治,像是要把格策生吞活剥了似的。

下午是他和克罗斯例行的下午茶时间。
别问为什么,就算在现代社会,Omega也是很需要与同类相处的,就像女孩子总想有个闺蜜,男生需要交心的哥们儿一样。

刚见面,克罗斯就对他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你全身都是奇怪的味道,嗯哼?”
许尔勒埋头装鸵鸟:“我已经用过遮盖剂了…是你鼻子太灵了!”
“看不出来啊你,下手竟然这么快。”克罗斯翻着菜单,“谁家的Alpha?”
“不…是Beta.”许尔勒的声音细若蚊呐。
克罗斯摆摆手,敷衍作答:“行,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得了,有个秘密男友又不是大不了的事儿,Alpha的味道很难遮,提醒你以后注意点。”
“不是我男朋友。”许尔勒嘟囔着,“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克罗斯的眼神一下子就锐利起来:“炮友?”
许尔勒立刻就慌了,连连摆手:“不是!我们只是朋友,互相帮助一下而已!”
“什么都没发生?”
“什么都没发生!”

克罗斯瞥了他一眼,许尔勒那张正直的脸看起来也不像会说谎,便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你喝什么?”

什么都没发生就能留下这么浓的信息素,想必是早就心怀不轨了。只是安德烈这呆到可爱的Omega,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自觉呢?
克罗斯只觉得好笑,忙喝口柠檬水掩饰一下。

两个Omega能聊的事就多了,从遮盖剂的选择到香水是否必要,从街角新出的小蛋糕很好吃到克洛泽教授的孩子——
“诶?!克洛泽教授有孩子?!!”许尔勒瞪大了眼。
克罗斯紧张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米洛有对双子。”
“孩子们的妈妈…”许尔勒小心翼翼地问。
“是代孕。”克罗斯放下手,难得的显得有些失落,“也许他根本还没考虑过有个伴侣吧。”
许尔勒点头:“克洛泽教授那么专注教研,可能没空管感情方面的事吧。”
他又想了想:“但是克洛泽教授收的学生也很少诶,托尼你的竞争难度真大。”
“我倒是很有信心成为他的学生…”另一个角色就没那么有信心了。

咖啡厅另一侧突然喧闹起来,两个男生推推搡搡地站起来,椅子在地上拖出刺耳的声音。两人争吵着什么,皮肤较黑的那个看起来更注意公众形象,惊惶不安地推着另一个要出去。

“是西班牙的交换生,我们做过同学。”克罗斯慢条斯理地说,“特别黑的那个,你有注意到吧,他叫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罗纳尔多…罗纳尔多?!”许尔勒不由得多看两眼,“那个有名的多角恋风暴里的罗纳尔多?”
克罗斯嗤笑:“多角恋风暴?这个词用得贴切。”
“和一见钟情天造地设的恋人分手后的罗纳尔多遇见了仰慕已久的学弟哈梅斯,在猛烈攻势下转头发现班长竟然是因为自己才跟前任班长分手诀别,竹马竹马的邻家男孩也羞涩地表达了爱意,隔壁班的学霸更是频频投来异样的目光…”
“……”克罗斯脸埋在手臂里,双肩颤抖。
“托尼?”
“……”克罗斯没抬头,只是冲他挥了挥手示意没事。
许尔勒咬着吸管,惴惴不安地看着克罗斯。

过了好一会儿,那两个男生已经走到店门外了,克罗斯才抬头,眼眶微红,一手擦着眼泪一手整理发型,还止不住笑得花枝乱颤。
“这也太乱来了,哪怕是剧本也写不成这样吧。”克罗斯吐槽道,“你们以为克里斯是什么人啊,女王蜂吗?全世界都是gay?”

花了半个多小时,许尔勒才理清了错综复杂的现实故事。
“这么说来其实我听到的版本还是挺接近真相的。”许尔勒若有所思,“卡卡和罗纳尔多是真的分手了,拉莫斯也是真的在追罗纳尔多。”

沉默良久,许尔勒突然来了精神,拍案惊呼:“拉莫斯这么有勇气?AA恋啊!”
“嘘嘘嘘!”克罗斯赶紧把他拉回来,“你乱说什么,被人听见怎么办!”
许尔勒一脸茫然,克罗斯长叹一声:“我可是真把你当朋友了,你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去。
许尔勒郑重地点头,克罗斯示意他附耳过来,轻声说道:
“克里斯是Omega.”

许尔勒连退三步险些绊倒,惊愕不已。
克罗斯直面他不可置信的眼神,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的天啊……”许尔勒坐回去,呆呆的还没回过神来,“他是发生了什么…”
身材姑且不论,那一身Alpha信息素炫耀似的弥散在空气中,不招人讨厌,但绝也不会被人忽视。
“我提醒过你。”其实是警告,克罗斯心想,“AO标记能改变Omega的命运。”

“克里斯做了手术,切除了第二性腺。”

“安德烈?”
茫然张望两下才发现是对面的罗伊斯在叫他。
金发的Alpha挑起眉头,疑虑地盯着他:“一切都还好吧?”
他笑:“当然。”

克里斯是怎么想的呢?
在被标记的时候,和卡卡分手的时候,决定做手术的时候,喷上Alpha伪信息素的时候,他是怎么想的呢?

克罗斯不愿意多谈,只是言辞模糊地“提醒”他无论如何要慎重。

许尔勒一直觉得,如果没有意外,他这辈子可以过得像个Beta.
没有发情,没有标记,没有生育。
哪怕将来的伴侣是男性,但他有可靠的抑制剂,不会发情;不会发情就能控制住自己,不会标记;没有标记,没有触及生殖腔,就不会怀孕。
他从来没有担心过这种事。

一直被家人保护的密不透风,他第一次直面接触到Alpha和Omega之间,除了少女小说中完美爱情以外的东西。
AO标记并不预示完美的结局,也可能是幸福破灭的导火索;不是所有人都能活成自己理想中的模样。

“克里斯是个很要强的Omega,他从不掩饰自己的信息素,也绝对不会因为Omega的身份吃亏。
“他和卡卡真的很般配,谁能想到连这两个人都有一天会分手呢?”

克里斯想作为Omega,尽全力活得精彩绝伦;他的确成功了,到头来却还是挨了一刀,抛弃了Omega的身份。
没有第二性腺,他不再有信息素,更不能生育。
他选择成为一个伪Alpha。
至少,不再做Omega。

“你不想有发情期,不想被标记,不想生孩子,可你的Alpha呢?”
克罗斯的蓝眼睛深邃透澈得像海面下的冰山。
“我们是Omega,安德烈。Omega的身份可以成为武器,也是致命的弱点,你不能一直忽视它直到出事。
“我认识的男性Omega只有我自己,克里斯和你。我们俩都已经栽在男人身上了,你一定要慎重,安德烈。”

像托尼这样特立独行,也会有喜欢得无法自拔的男人啊。
感情这种东西真可怕。

他还是按时注射抑制剂,做个Beta为好。
许尔勒暗自下定决心。

评论(1)
热度(9)

© Death-K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