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ALL许尔勒/ALL罗/胡萝卜丝/Bluepulse/绿红/盾冬叉/Spideypool/Spideytorch/威红/千救/PJ,圈地自萌,欢迎吃安利ww

【ALL叶/魏叶/DS设定】Dedicate the heart - 15

全过程纯属yy脑补

感谢观看!

————————————

叶修听从了命令。然后在一片沉寂中感受到许博远轻轻把什么东西放在了他的肩头,并且要求他将手伸出来。

 

叶修感受到肩膀上轻微的重量,和胸口涌出的恐慌感。他请求睁开眼睛,许博远同意了。于是他看到了那是一根戒尺,木质的,表面泛着漂亮的光泽,40厘米左右。他将双手放到面前,却发现自己将手掌握成了拳,无法撑开,仿佛是他的身体能感知到接下来的一切会令他收到伤害,所以尽全力在阻止这必然会发生的事。

 

许博远仍然表现了他一如既往的耐心。他精确地命令道:“展开你的手掌,叶修。”

他没有办法,慢慢地松开了指节泛白的拳头。

 

“好孩子。”许博远表扬道,随后想起了与叶修“不要赞美”的约定,深深地皱起了眉。但这没有阻止他的动作。他举起戒尺向叶修手掌中抽去——

叶修条件反射般的收回了手,并且向上一拳挥了过去。没有伤到许博远,因为他及时地收了手;但他的心脏突然收紧了,像是非常担忧的情绪。叶修察觉到这真的非常不对劲了,他不应该如此臣服在这样一个弱小的Dom身下。他宁愿这个Dom把他紧紧捆起来然后再抽打,但是现在这种方式却要求他要全力地配合。他不该配合,也不该为不配合而感到羞愧。除非叶修允许,否则许博远根本无法打到他,而强大而骄傲的Sub内心根本就不会允许这发生。

 

叶修抬眼,能看见许博远(不知真假地)克制住了一声叹息。但是大男孩并没有打算放弃。他直直地盯着叶修的眼睛,冷静而耐心非凡地说道:“展开你的手掌,叶修。你将受到六次抽打,每只手各三次,我希望你感谢我每一次的鞭策,并请求我进行下一次。听明白了吗?”

 

叶修被他的声音蛊惑了,深深地吸了口气道:“Yes, sir.”

然后他展开了他的手掌,伸直了他的手指。

 

第一下戒尺落在了他的左手上,并在他的手掌上留下一道刺痛的印记。叶修咬紧了牙关,甚至到了齿缝中发出嘶嘶的声音来。他并不需要借此帮助自己忍受疼痛,但他的确用尽了他每一份自制力来抑制自己想要反击和逃跑的念头。他生来是个Sub,清楚地知道只要违背了Dom的命令就理应受到惩罚。但这并不能给他足够的理由来坚持着跪在这里,而不是暴起给许博远狠狠一拳。他出于某种不知名的理由和悸动在与自己抗争着。

叶修抬头望向许博远,只看到许博远用严厉的眼神给予回应,并期望他能按照命令继续。

 

他马上将眼神收回到手掌上,并且依照Dom的期望说道:“谢谢,我可以请您再打一下吗?”

第二下戒尺如约落下,离上一条红痕不足一寸远,同样的疼痛难忍。叶修没有漏出一丝声音,快速地感谢了惩罚他的Dom,然后再恳求他的第三次抽打。许博远手法巧妙高超,木质戒尺的棱斜着抽过了他的指尖,以确保他的这只敏感的手掌能让他痛入骨髓。叶修仍然没有发出声音,甚至感到眼睛开始刺痛,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因高度的自制力而紧绷着。

 

叶修几乎低声咆哮道:“谢谢,请您再打一下好吗。”

这一次换到了他的右手,那上面留下了一个如同左手第一条红痕一样深刻的痕迹。然而他仍然只是沉默着,他的下唇似乎被咬破了,有不显眼的血迹。叶修恍惚地想着这也许会为他挣来多一次惩罚,戒尺、藤条或者别的什么;但他没有办法,他不能放松。

 

最后一次的抽打依旧斜着划过了他的指尖,在他手掌上滞留着灼热的疼痛。这疼痛似乎终于成功牵动了叶修内心的情感:他第一次主动要求,并还算顺利地接受了一次完整的惩罚。他的右手疼得要命,但是左手掌心却消退成一种酸涩的暖意,让他感觉似乎不错。

他是否应该觉得自豪,因为他终于成为他应该成为的那种Sub,他的忍耐和服从为Dom带来了相当的满足感,不是吗?那么按照流程他们现在应该进行一些Aftercare,通常包含远离噪音,亲吻,爱抚,拥抱和运动饮料补水,保暖等等。

 

他仍然有些恍然。他感受到了疼痛,但是远远不足。这样的疼痛并不足以让他挣扎,呻吟或者哭泣,也不能让他在结束时向他的Dom,疼痛的施与者寻求安慰。而他很清楚他这样的反应并不能让Dom满意。那么也许更大的痛苦可以做到——

 

尽管没有得到Sub通常会有的依赖,许博远仍然选择靠近他,安慰性地揉着他的背,像念咒语似的重复柔和地夸奖着他:“好孩子,好孩子……”

他将手放到叶修瘦削的下巴上,轻轻抬起来,这样他们就可以互相直视了。

 

“你做得很好,叶修。你得到原谅了。”他温柔地笑着说。


评论(3)
热度(25)

© Death-K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