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ALL许尔勒/ALL罗/胡萝卜丝/Bluepulse/绿红/盾冬叉/Spideypool/Spideytorch/威红/千救/PJ,圈地自萌,欢迎吃安利ww

【ALL叶/魏叶/DS设定】Dedicate the heart

Dom/Sub(支配者/服从者)设定,Sub叶修

因为种种原因,最初几章叶叶和老魏都比较OOC!

大概到第三章就人格修复完毕这样,特别雷[[[求生欲低下]]]叶的慎入!

【致敬我的DS入门文Dangerous if not bound,也是第一章设定的来源】

【剧情走向并不一样】

补充:感谢评论区小天使提醒,已经打上"ALL叶DTH"tag,方便大家看文,(づ ̄3 ̄)づ╭❤~


————————————————————

G市算得上是个特殊的城市。四季为春夏,一雨转秋冬。老杜在千多年前描绘的都市游春图,在这儿四季都能见到。

温顺多情的大江从城中流过,就像广州塔小蛮腰一样,在南国的天宇下风情万种、顾盼生姿。太阳像从浴缸里出来的,湿润絪缊,把周围一片天空染得云淡风轻。

南国阴雨转晴的温润节气让叶修想起德州的阳光,那种无情甚至接近固态般压下来的重重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

除去散不去的阴湿,G市倒也是他待过的排得上号的好地方了。他自嘲般想着。

也罢,除去脑子里想想和转转眼球,他几乎完全无法动弹:他的项圈和手铐都紧紧地扣进皮肤里,而系着它们的铁链被拉扯到了极限。这一切简直就是明晃晃地表达着那人对他的恐惧——而叶修对此不置可否。

今早也没有人来问他的价,叶修挺高兴的。昨天下午有个操着外地口音的暴发户买家(像是哪个煤矿老板?)饶有兴致地来看他。那是个看起来更像健身教练,或者包工头的男人,身材高大结实,腰上挂着一根纯银手柄的短鞭。

负责看守他的是嘉世的小喽啰,从不露面,名字挂在一家皮包公司下。他们不知道锁在这儿的是谁,但他们很清楚奴隶都该怎么卖——一个Sub,没有保释机会的犯下重罪的Sub,如果他在这三天没办法找到愿意为他签下带走重罪Sub所需要的16份协议与免责声明的Dom,就会被送去劳工营——那是个只有工作的,一个Sub没可能活下去的地方。

小喽啰们谄媚地迎了上去,想尽快出手这个奇怪的Sub——他们只是没有从属性别的普通人,即恐惧Sub,又无法克制地蔑视他们。

[只要能压制住他,三万块就能带走这个健康的Sub]

听他们这么说,那个男人走近叶修,像查看牲口一般捏住他的下巴,左右端详:“没问题,我完全可以压制住他。看这小身板——”他嗤嗤地笑起来,示意了一下自己强壮得如同挖掘机的手臂和叶修颀长削瘦的身材,“他的案底拿来给我看看,一多半都是风月场上的事吧——我也知道几个活生生淫死在床上的老头,怕不是给这小妖精吸干的?”

男人的眼神里不仅有轻蔑,更有一种强硬的、不容反抗的自信——这意味着他很有调教Sub的经验。但叶修从来不是一般人。

“你不行。”叶修轻声说道,任由一丝嘲讽的笑意爬上嘴角,“在你提笔写支票之前,你最好看看我的案底,再仔细掂量掂量自己。”

男人眼神一凛,扣着他下巴的手猛然用力,逼迫着叶修张嘴,随后用另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捏起了他的软舌:“人不大,话倒是不少。等我带你回家,就先教教你怎么正确使用你这张嘴,然后再把你处理掉——”他露出毒蛇一般的笑,弯腰靠近叶修,“一个重罪犯,我想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没有底线,也没有人会找我的麻烦。”

他犯下了一个错误。他绝对不该毫无防备地离叶修这么近。为此他要付出代价,耳朵和鲜血之类的。于是这场买卖在尖叫声、咒骂、医务人员以及鲜血淋漓中结束了。

小喽啰赔着笑脸,转头就狠狠瞪了他一眼,一抬手示意就又是一盆冷水从叶修头上浇了下去,洗净了他脸上的血污,还漂着的冰块撞在一起发出轻微的声响。他们再次收紧了他项圈上的铁链,咆哮着警告他老实点,然后再回到他们的帐篷下等待。

叶修并不在乎。他知道他会被送去劳工营,甚至为此感到愉快。虽然那案底并不是完全真实的——但叶修的确认为他目前这种情况并不适合接近正常社会和无辜民众。他受过训练,有相当纯熟的对抗Sub本能的技巧,但这也不代表他真的完全没有需求。他知道他没有做错误的决定,但现在的苦果确实也是自己种下的。

日落西山,市场上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渐渐低下去了,大部分商人都心满意足地查点起今天的账单。嘉世的伙计们颇有些不满地围过来,低声商议着对策。

身材、脸蛋、Sub,任何一点都足以让叶修在这里有价无市,但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人眼看着就要砸在手里——而且,他们还记得传说中大老板的交待——

[不能让他去劳工营,一定要找人带走他,要Dom,一看就是会折腾人的那种最好]

这种人一点儿也不少,人俗屌大性欲强,Dom里有很多都是这种货色。他们这些无从属性别的人虽然会为强大Dom的气势所臣服,但在心里却也从来没有把这些精虫上脑的控制狂当回事。满口应承下来,却不曾想会是这么个情况。三万块的价格,对于一个Sub而言甚至是侮辱性的了。极度不听话的,缺乏教养的,甚至长相有所缺陷的Sub都不止这个价,更何况这样的——哪怕他身负重罪,但人天生就爱追求刺激,不是吗?

“淘宝”的客户开始活动了,他们的目标是一些等不下去的便宜货,而后高价倒卖或留着自己享受,总之都不会亏本。可他们早已听过叶修的传闻,目光没有半秒钟停留,匆匆扫过。

“大佬,你先随便睇睇,冇满意,我哋就去揾个外国女,包你享福!”

粗野狂放的声音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但看着周围小弟们斜着肩膀走路的模样,再被那狠戾的眼神一瞪,马上就没人再敢往这边探头探脑了。

叶修正百无聊赖,闻声也抬头望了一眼。一群人,显而易见是低端的黑社会——甚至还不如那个,跟在两个男人身边。其中一个穿着昂贵的西装,带着昂贵的腕表,脸上挂着赤裸裸的焦虑与讨好。而另一个——

“你哋呢度仲有噱头嘅。”声音低沉粗野,又因为粤语的语调而稍稍缓和。话说得亲热,但在那层和气的表象之下,叶修嗅出了一丝露骨的愤怒。那点负面情绪被隐藏的很好,叶修几乎都要相信他是真的十分欢喜对方如此的热情好客了。叶修被吸引住了,他直勾勾地盯着那个身材并不特别高大,匪气重得冲天又奇异的并不让人感到厌恶的男人。

他的关注随即就被发现了,那个男人把四下扫荡的目光转了过来。

“呢个点呀?”西装男看他的视线停顿,搓着手,谄媚的话立刻就跟上了,“呢种危险嘅嘢,唯有喺监狱或者度稳到啦。”

男人没接话,西装男不容分说地带他们走过来,招手让嘉世的小弟过去:“呢个几多钱,我哋要啦。”

“三万。”嘉世小弟竖起三根手指,“仲可以再平D。”

“三万蚊可以买下一个Sub?”男人皱了皱眉,“咪讲笑嘞。”

“真系卖三万,你畀钱,就可以外卖佢。”

西装男见他们攀谈起来,可能是觉得讨好有望,喜笑颜开地伸手,道:“将佢案底纪录同埋文件攞嚟,我埋单。”

嘉世小弟闻言神色一僵,不情不愿地把那份单子递了过去。西装男略瞄了一眼那份记录,顿时惊叫起来:“讲笑,呢种犯人点都唔死!”

西装男转回去,看起来是要放弃。男人登上了高台,而叶修直直地看进了他的眼睛里。他能感觉到那个男人在试图探索他,可是叶修毫无畏惧——

这个男人很强,比那个暴发户肌肉男要强上太多。在叶修有意飘飞躲藏的思绪中,他仍然能找到空隙试图探查,但叶修毫不犹豫地拒绝了。Dom要求掌控的命令是强硬的,并且带着微薄的凉意,那种感觉甜蜜又苦涩。

叶修不是反感Dom的人。如果在另一个时空,另一个人生,这个男人也许会是为数不多的、值得叶修为他伪装的人。他会为他而伪装出臣服的样子,与他一起假装沉沦。他会跪下来,发出正确的声音和动作。在某个清晨来临之前,他甚至可能产生自己已经臣服了的错觉。他可以让每个Dom醒来的时候觉得既满足又强大。

那只能是另一个人生。

叶修没有躲,他只是抖了抖手上的镣铐,轻声说道:“那份记录上的事,的确全部出自我这双手。”他的声音轻柔,他确信只有那个男人听得见,“我大概不是保镖的好人选,也不适合当你的性/奴。”

男人低低哼笑一声,掏出了钱包。


评论
热度(46)

© Death-K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