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ALL许尔勒/ALL罗/胡萝卜丝/Bluepulse/绿红/盾冬叉/Spideypool/Spideytorch/威红/千救/PJ,圈地自萌,欢迎吃安利ww

【ALL叶/伪美战AU】IF NOT ENOUGH

伪·美少女战士AU!

部分设定来自美战!美战狂热粉!


深秋时分,窗外的香樟叶是常绿的,但想必18℃下的梧桐叶应该渐渐飘落了吧。吴雪峰难得慵懒的捧了杯咖啡坐在窗前。

杭州的秋天可是很短的,要赏秋的话得把握住时间啊。许多念头在脑海里打转,西溪湿地、白塔公园、长乐林场排着队催他出门享受。美国的快节奏生活让他应接不暇,许久未归,也是时候去法云安缦回归一番静默清幽了。

倒时差的脑子里满是轻飘飘的胡思乱想,他优哉游哉地闭上眼,想着明后天就把小队长约出来,安抚没收到他回国消息而炸了毛的小家伙大概也要两三天,然后就带他去好好放松一下吧。

只希望小队长不要太生他气了——呃,这很难说,毕竟这么多年他都一个人在外,除了逢年过节必寄的明信片和礼物以外,可以说是杳无音讯人间蒸发了。

想起他的小队长气鼓鼓的脸颊,吴雪峰就忍不住微笑起来。

是啊,必须得好好哄哄了,他可不想被拉黑。

正想着,门咔哒一响,随后是钥匙在门锁中旋转的声音。

吴雪峰背脊一凉,当下就感觉大事不好。

他H市这套公寓的钥匙只给了两个人,他在H市的弟弟和叶修。

他不会觉得是弟弟突然上门拜访——当然他也知道两天前弟弟才刚去了加拿大——也猜不到叶修会出于什么理由打开这扇门。吴雪峰不由得紧张起来,四下观望了一番,还没想好是先藏起来还是举手投降坦白从宽,门就被推开了,一颗顶着凌乱的柔软黑发的脑袋探了进来,扫视一周后看到了捧着咖啡坐在窗前的吴雪峰,目光不由得一滞。

“雪峰?”他轻声喊道,“你怎么在这儿,刚回来?”

吴雪峰长出一口气,叶修的反应比他预想中平静得多:“今天上午的飞机,打算倒倒时差再去找你。怎么过来了?”

“来避避风头,不过你在这里真是帮了大忙了。”叶修转身关门,动作自然流畅,“在国外过得怎么样?这咖啡真香,不便宜吧。啧啧啧,资本主义罪恶的气息。”

吴雪峰被他苦大仇深的小表情撩到,轻笑一声:“还不是那样,不太能出门就在家里炒炒股什么的,有赚有亏吧。来杯咖啡?”

叶修撇撇嘴:“我才不掺和你们这些成人游戏。”

“怎么,还是喝不了苦?”吴雪峰起身,在行李箱里翻找起来,“真的不跟我玩点大人的游戏吗?”

“全息荣耀,成人限定,高自由度,战斗激烈,游戏体验极佳!”叶修毫不犹豫地竖起大拇指。

“少贫嘴了。”吴雪峰笑骂道,“等着,给你沏茶。”

叶修嘟囔两句,起身在各个房间里都转了一圈,又悄悄回到吴雪峰身后,伸出魔爪——

[咔嚓]

耳中传来的微不可闻的破碎声,让叶修一瞬间僵硬了身体,而吴雪峰恰好转过来:“箱子里有巧克力,我拿给你——小队长?”

叶修心下一横,一手把吴雪峰还端着的茶杯推到桌子上,另一手已经在解他衬衫的扣子。他看起来不擅长干这种事,双手齐上阵也还是嫌速度太慢,干脆直接扯开,扣子哒哒哒滚得满地都是。

“叶修你这是干什么?!”又惊又喜又怒,惊喜的当然是绮丽的梦境有所实现,虽然主动方和场景都不太对劲。怒的则是这么多年里到底是哪家的猪拱了白菜,哪块田垄给人挖了才泄得水。吴雪峰心里百感交集,竟是没来得及阻止叶修扒了他的衣服。

扒完衣服,该上手了。叶修倒也一点不扭扭捏捏,锁骨往下,12肋往上的大部分肌肉都被摸了个遍,尤其是胸肌颇受关照。摸着摸着吴雪峰的呼吸就粗重起来了,他抬手环住叶修的腰,宽松的卫衣下纤腰一握,叶修的爪子挠得他心痒难耐,两三次有意无意地擦过乳/头更是让他倒吸一口凉气。他粗喘着把头埋在叶修颈间,迷迷糊糊地想着再有十秒钟叶修还不收手,那就只能就地办了他以振夫纲,叶修则变本加厉地把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

不对,并不是伸进了裤子里,而是伸进了西装裤的口袋里。那只手颇有些慌乱的四下寻觅,在碰到某个火热坚硬的柱体时更是一颤,吴雪峰又是一声梗住似的喘息,惩罚一般咬住了叶修的耳廓,轻轻吸吮研磨起来。叶修倒吸一口冷气,骤然加快了速度,终于抓住了什么,手唰地就抽出了口袋,随后直接推开吴雪峰,甚至用力过猛地直接把人推倒在地毯上。吴雪峰眼睁睁看着他的小队长带着标志性的得逞式的坏笑骑上他的腰,用一把金光闪闪的小钥匙按在他胸口,迅速念了一句咒语。

他没听清咒语,但他迅速想起了那把钥匙——

小队长这怕不是犯什么事儿了吧?

没有紧张,他只是如此忧虑的想到。


评论
热度(16)

© Death-K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