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ALL许尔勒/ALL罗/胡萝卜丝/Bluepulse/绿红/盾冬叉/Spideypool/Spideytorch/威红/千救/PJ,圈地自萌,欢迎吃安利ww

【ALL叶/伪美战AU】IF NOT ENOUGH

比一只猫更可爱的是什么?

两只猫!

避猫体质的兴欣网吧老板陈果今天真的是十分开心了。原本还因为唐柔请假而有点闷闷不乐,中午吃完饭出门扔垃圾的时候,陈果一眼就看见了在门口踌躇前进的两只猫。

啊是真的很踌躇了。

体型较小却毛茸茸一大团的黄白小奶猫原本趾高气昂地走在前面,走着走着好像就心虚了似的,步子越迈越小,磨磨蹭蹭地往前走。而后面体型稍大一点的虎斑猫看起来沉稳一点,快的时候步子迈大一点,慢的时候也不赶,不疾不徐的倒是很有大人的风范。

陈果扔完垃圾,回网吧洗手,再出来的时候正好撞见小奶猫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地往网吧里钻,大概是觉得收银台够高,午间划水的收银小哥看不见它。

陈果咳嗽一声,收银小哥和小奶猫同时浑身一僵。

“呵、呵呵,陈姐好啊…”收银小哥满脸赔笑。小奶猫反应过来,嗖地窜了出去。

“再让我抓到一次,你半天的工资就危险了啊。”陈果意思意思地恐吓他一下,随后踏出了门,又一次正好撞见小奶猫蹭着门边试图溜进去。

“……”

她还真不知道了,网吧对这只猫是有特殊的吸引力吗…?

小奶猫当然也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又暴露了,一溜烟又跑了。

正当陈果长吁短叹自己退猫三尺的天赋时,那只虎斑猫叼着小奶猫的后颈,在她面前优雅从容地坐下了。她迟疑地蹲下,伸手摸了摸虎斑猫的短毛,也没有被咬一口。虎斑咕噜咕噜地回应着她的抚摸,把小奶猫放在地上,用鼻子拱了拱。

“……”陈果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她仿佛从虎斑猫脸上看出了“给这孩子找口饭吃”的单亲爸爸既视感,“进来吧。我去给你们找点吃的,也不知道这么小长牙了没有…”

她起身带头往里走,虎斑叼着小奶猫跟在后面。

陈果先是找了一床不用的毯子,在卧室的暖气旁给猫铺了个窝安置下来,然后迅速出门买了猫粮猫窝猫砂猫抓板猫厕所猫爬架等一系列用品,带着宠物店送货的小伙计风风火火地回了网吧,大张旗鼓地布置了一番后,又打电话到宠物医院预约了明天的检查和疫苗。

搞定之后,陈果找了个满意的角度拍照发给了唐柔。唐柔估计也正无聊,秒回了信息。

[要在网吧里养猫?是流浪猫吗?果果你没有被抓伤吧,没有做体检的话还是先关起来的好吧,安全第一]

[虽然是流浪猫,不过特别乖,应该不会咬人的吧。我会小心一点,谢谢柔柔,么么(*  ̄3)(ε ̄ *)]

[么么(*  ̄3)(ε ̄ *)]

 

 

第一晚平安无事的过去了。

陈果给两只猫准备了猫粮和羊奶,当然羊奶是准备给小奶猫的。她也买了奶糕和幼猫粮,准备明天检查确定猫大概的年龄之后,再决定给它吃点什么。

虎斑很会照顾猫呀,可能真的是亲生的吧。

虽然长得一点也不像就是了…呃,很多母猫一胎生下的孩子都不止一个父亲,莫非……

脑补出一台《接盘侠:隔壁老王/猫咪ver.)》的陈果看向虎斑猫的眼神不禁带了点同情。

吃饱喝足,虎斑把小奶猫揽到肚皮上给它舔毛,小奶猫有模有样地学着,两只猫呼噜呼噜只差在地上打滚。

真可爱啊……

 

虽然个头小小的,但黄白小奶猫的年龄可能比陈果想象中要大上一点。

称体重、测体温、被毛检查、血常规检查、耳镜、病毒病原检测…一项项检查走下来,猫球们都很听话。小奶猫有点害怕洗澡,但虎斑安慰似的冲它喵喵叫着,效果很好。

球们安安静静地被医生撸毛摸爪,陈果都暗自怀疑了好久医生是不是趁机吸猫。

“哎呀,小家伙差不多有半岁了吧,牙长齐啦。”美女医生笑得眼睛咪咪,“身体很健康,就是有点营养不良,可以喂点营养膏之类的。”

陈果连连点头,抱着两只猫坐下,建档入库。

美女医生问道:“咪咪叫什么?”

陈果一愣,随即答道:“大的叫毛毛,小的…叫球球吧。”

“毛毛和球球吗?”美女姐姐颇有深意地看了陈果一眼,“给两只小公猫起情侣名吗?”

“不是情侣名啦,它们一起来的,我觉得是好朋友或者兄弟吧。”其实最有可能是父子吧…陈果腹诽。

“好的,你可以领它们回家啦。”美女姐姐让陈果关注上公众号,把信息传上了系统,“记得14天观察期后来注射疫苗哦!”

 

——

 

他把事情搞砸了。

叶修非常以及其两百万分肯定,他把事情搞得砸到不能再砸了。

处于生长期,力量极不稳定的龙,和一只猫崽子有什么区别?! 

    他怎么能把自保能力约等于零的雪峰牵扯进来?

他用力谴责自己,突然感受到脚下的实感,知道已经到达目的地,便睁开了眼睛。

正面就是一只虎斑花纹的猫。

哦,不是猫仔啊……

拒绝承认自己心里遗憾多多的叶修开口道:“雪峰啊,我真不是故意的……”他在虎斑猫平静的眼神下越说越小声,“我来找人,时间有点紧就慌了一点,带上你完全是个意外,信我!”

吴雪峰没有开口,叶修抓了抓头发,心念一动,也化为一只猫:“人和猫说话看起来太玄幻了,还是这样好一点。”他磨磨蹭蹭地钻到吴雪峰身边,边仗着自己化的猫体型小,四足行走还不熟练,跌跌撞撞地试图寻找安慰,边喵喵喵叫着撒娇,最后咚一声倒下,恬不知耻地露出白肚皮卖萌。

虽然现在是一只猫、不,是一只猫形的龙,吴雪峰还是那个吴雪峰,还是要宠着小队长的。他在心里长叹一声,不甚熟练地给叶修舔毛:“说吧,怎么回事?”

叶修不敢,也不想瞒他,直说了自己的处境:“嘉世有人被污染了,本源很危险。本来想先找你回到几个月以前观察一下情况,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追杀了。又想着去你那里躲躲,谁知道你回来的这么及时啊,而且他们好像也知道那间房子,立马就追过去了。我这不是迫不得已才把你带过来的嘛。”

吴雪峰心尖一痛。仅凭几句平直叙述,他就已经大概知道叶修当下究竟面临着何等局面。

他五年前进入生长期,被叶修劝退回家,不仅是卫队,连游戏战队也不让他参与。他也知道度过生长期最稳妥的方式是回到龙族聚居地,以最舒适的龙形,在族人的照顾下修生养息。

但那离他的小队长太远了,实在太远了。

生长期少则十几年,多则几十年,虽然这点时间在现代人类漫长的生命中不值一提,对龙族而言更是白驹过隙,但他就是没法忍。在美国打拼几年,离开了战场,不需要供养法器,对人类而言的超高强度工作也不过是让生长期的龙略感疲倦而已。

没和叶修联系,怕自己一个冲动没做出点成绩直接回国,也怕叶修知道他没有回聚居地而冲他发脾气。吴雪峰一直关注着国内的动向,但已经退役的他没办法知道卫队的情况,最多也就是了解到近年来嘉世游戏战队的成绩越发低迷而已。

但是游戏毕竟是游戏。如果卫队出事,无论是身为老队员还是身为登记在案的强大战力龙族,都不可能没收到通知。所以哪怕疑虑,吴雪峰也一直告诉自己“小队长很安全”,继续努力工作。

如今带着资本回国,想着终于也帮得上小队长的忙了,哪知道一回来就是生死一线间。

他大概也能想象叶修这些年所经受来的腥风血雨,也能想象他那句“迫不得已”背后究竟藏了多少千钧一发的险情。

但他也不能质问叶修“为什么不来找我”。吴雪峰心知肚明,就算叶修真的来找他,也不会有多大起色。叶修很聪明,能借的力往往都被利用得淋漓尽致,却又刚刚好踩在底线上,让人直叹可恨又可爱。没有被找上门,只能说明他不在名单上。

“为什么不找他们?”吴雪峰轻声问道,梳理叶修肚子上的绒毛。

“呼噜-只有你家的传送石-呼噜呼噜-”叶修舒服到摊开肚皮,心不在焉地嘟囔几句。

吴雪峰皱眉:“没带其他的?”

叶修轻笑:“雪峰,我没有一叶之秋了,也没有时空之轮。”

 

评论
热度(18)

© Death-K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