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ALL许尔勒/ALL罗/胡萝卜丝/Bluepulse/绿红/盾冬叉/Spideypool/Spideytorch/威红/千救/PJ,圈地自萌,欢迎吃安利ww

【ALL叶/魏叶/DS设定】Dedicate the heart –04

下章正式脱离Dangerous if not bound啦,下一个出场的是?

补充:感谢评论区小天使提醒,已经打上"ALL叶DTH"tag,方便大家看文,下面也放一下前文超链接:

01 02 03


——————————

"嘁,多大了你魏琛,还跟小年轻似的听见什么都能硬?"叶修灵巧地从魏琛臂间钻出来,还拍了拍衣服。

"老夫年方二八,风华正茂。"魏琛倒也没有穷追不舍,颇有风度地收了手,一副谦谦君子相。 

叶修嗤笑:"年方二八是指人家女孩子十六岁,哪跟你扯得上关系?" 

魏琛老脸一热,肤色不白也看不出来,推揉着叶修赶他往里走:"对你好点儿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叶修闷笑着跑走,只剩魏琛死盯着下身半硬的兄弟,恨恨地骂了一声:"不争气!" 

虽说没那么急色,魏琛确实真心喜欢叶修的屁股。臀型好看比什么都重要,肉不够多他可以喂嘛,不碍事儿。

至于叶修…这人他也不讨厌。 

艹,怎么真跟个小姑娘似的。魏琛一巴掌拍在脸上,懊恼地低骂一声。 

冷静点魏琛,年方二八的人了都。 

叶修待在客厅里开放式的小吧台里,假装自己正站在另一个房间,和魏琛有所隔绝的房间里。他曾经无数次想过在每周一次乃至数次的思维训练里偷懒(安静地坐着跟着磁带或导师默念那些烂熟于心的规则,这真的很没意思),可是他现在非常感激自己的勤奋。 

魏琛那一句命令仍然影响着他,如此之长的时间里他完全没办法去想任何有关逃离的事。 这个男人要他别动,留在他身边哪里都不许去。叶修无法从命令的桎梏下逃出来,但他可以尽他所能去接受,接受这个Dom的一切—— 包括他的喜好与欲望,他能在这些信息里找到足以激怒他的细节,然后,专注于此。 

叶修不想在魏琛脑子里发现任何他厌恶的东西。但是他得走,总会有人发现他没有如同预想中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然后来纠正这个错误。这不会很慢,得知他被买下之后一定会有人跟来,而魏琛——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企图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不需要杀死魏琛。魏琛并不想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他不想一直控制住叶修。在未来的某一点里,他对叶修的看管会放松,而叶修就能趁着那个机会从他身边逃开。

"离开"这种想法令他窒息。 

晚餐解决得很快。厨房里的厨具一应俱全,食材也不少,叶修随便炒了两个家常菜就搞定了一顿饭。魏琛说他洗碗,把叶修赶去洗澡。 

“谢了。”叶修说道,已经迈开步子了。他假装自己的动作和魏琛想要他洗个澡这件事没有任何关联。 

因为不知道是谁帮他换的衣服,所以还是趁早检查一下身体;然后他刚从手铐里出来,洗个澡能够让他感觉好一些;他甚至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悄悄地溜出去—— 

“等会儿。”魏琛突然说道。 叶修已经快要走上楼梯了。他停下来,扭过头去看着对方。魏琛的视线黏在手里的碗上,水声哗哗响个不停。他的表情犹豫不决。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对他而言)扭扭捏捏极不情愿地说到,“先说声对不起了啊。”然后他用平板的语气补充了一个无情的指令:“不要离开这间房。” 

力敌千钧般的震慑击中了叶修。
没有地震作为前兆,海啸忽地席卷了叶修的脑海,冲得他东倒西歪摇摇欲坠。蔚蓝色的海浪淹没了他的陆地,一屿小岛也没有给他留下。他在大洋中沉浮,如同胎儿般找回了水中呼吸的能力,睁眼也不觉涩痛,全凭明媚的阳光透过海水指引着他的目光向上,向上,而上仍是无边无际的海。

他怕是逃不掉了。

地球的百分之三十是陆地,剩下的百分之七十是诺伊尔——叶修的百分之百,只有魏琛了。 

他感到愉悦,为什么不呢? 

他有强烈的愿望,想要穿过短短一段客厅去到魏琛身边,跪下祈求一个项圈,至少是再一句的命令,让他臣服,让他得以遵循Sub的天性,去服侍他的主人,去取悦他,去获取赞美与褒奖。他会是一个无比合格的Sub,强大、美丽而风趣端庄;他有数不清的方法讨好自己的支配者,绝大部分是他在训练里学到的,能让Dom为他醉生梦死的技巧;他会用最优雅的礼节来请求他的主人接受他,用最下流的奉献作为回报——

叶修紧紧抓住栏杆,只是为了不想当场跪下去。然后他缓慢而坚定地试图向外推出自己的意识,毫不意外他失败了。

人们都以为Sub只能接受感情而无法影响别人,其实不是这样,叶修就能使众多Dom听从自己的命令,只是这样消耗太大罢了。魏琛也很另类,他学会了Sub接受感情的那套方法,于是把自己保护起来了,竖起了那堵墙,去拒绝叶修的探查。

两个怪胎,但是本能——

叶修落荒而逃。

几乎是踉跄着摔进房间里,他靠在门上,双眼盯着天花板,努力思考关于逃走的事情,然后发现自己做不到。他的大脑选择性的错开了任何关于逃离这里的东西。

开门。他只好重新尝试,打开门向外走。 

魏琛的卧室应该会位于在二楼的另一侧。等叶修洗完澡——就像他所希望的那样——他就可以找到那间屋子,掀开床上的被褥,将身子舒展开来,等待着,以引诱的姿态—— 

不知不觉中,叶修的呼吸急促起来,裤子也变得不那么合身。

他硬了。

叶修颤抖着将冲动压了下去,为此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

可是这没有太多的改变他的现状。他拧开水龙头,爬进了浴缸里,在淋浴器下微微低下头。 

我不走了,他对自己说。

这个想法让他全身战栗,呼吸不畅。

他早就知道自己走不掉了,但是真正承认这个事实、放下一点点防备然后屈服,依旧是一种美好得惊人的感觉。 

评论(2)
热度(41)

© Death-K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