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ALL许尔勒/ALL罗/胡萝卜丝/Bluepulse/绿红/盾冬叉/Spideypool/Spideytorch/威红/千救/PJ,圈地自萌,欢迎吃安利ww

【ALL叶/魏叶/DS设定】Dedicate the heart - 05

合唱比赛告一段落——

穿着短裙跺脚太羞耻了...

超感谢喜欢推荐评论关注的可爱们!

大感谢!!

补充:感谢评论区小天使提醒,已经打上"ALL叶DTH"tag,方便大家看文,下面也放一下前文超链接:

01 02 03 04 

————————————————————

魏琛带了一群人做安保工作。

呃,并不是说他把叶修当傻瓜,觉得这个借口就可以解释他的腰缠万贯,而是事实的确如此。

他工作的范围倒也不大,G市而已。也没有什么黑白两道通吃的操作,只是他原是大家的公子爷——

“不知道哪门子的远方亲戚,没孩子也没留遗嘱,一大——笔遗产就归我了。”魏琛夸张地用手在空中画了个圆。

叶修挑着眉看他,露出典型的修式嘲讽脸,仿佛在说“你接着说,信你算我输”。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双方都没有再提过。

 

平静的日子过了不久,一天夜里魏琛带他出去赴宴。按他的话来说,这是收下遗产带来的“副作用”。他把叶修打扮得非常好看,非常…Sub.

修身收腰的西装马甲和颇具情调的单边长链耳环并没有令叶修感到不适。顺带一提,耳环完全是魏琛的个人爱好,他的确很喜欢看叶修戴耳环——这是个小小的秘密,他没有命令叶修去打耳洞,而是为他准备了各式各样的耳夹。叶修耳垂小巧可爱,脖子修长白嫩,无论配上怎样的耳饰都让魏琛啧啧称赞。

然而这大概是魏琛唯一宣布主权的地方了。他没有和叶修结合,哪怕他们的匹配度如此之高;他甚至没有给叶修一个项圈。

 

没有项圈意味着没有主人。在这样的晚宴里,带着一个无主的Sub出场无疑意味着分享。叶修知道魏琛(大概)不是那样的人,所以在车上他向魏琛投去了疑问的目光。

魏琛安慰似的揉了揉他的头发,随后告知他:“今天我得去应付一帮老头子,正好有个B市来的兄弟想见见你。”

 

叶修沉吟良久,也知道自己并没有提问或拒绝的权利,于是乖顺服从地点了点头,魏琛一脸松了口气的表情:“谢天谢地,我还在想要是你不同意该咋办呢。”

叶修笑道:“我去应付那帮老头子,你去和兄弟喝酒?”

魏琛翻了个白眼道:“得了吧,给点儿颜色你就开染坊了?"
 

魏琛带他进场之后,就把他交给了一个在角落里默默喝酒的男人。那个男人比魏琛高不少,身材魁梧得让叶修眼皮一抽,以为是哪来的黑帮打手。

“我家小朋友,叶修。”魏琛揉了揉叶修的头毛,把他介绍给男人,“大土豪,孙哲平。”

原本懒散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像是起了兴致,看也不看魏琛就对叶修伸出了手:“过来这儿,今儿个你听我的。”

“他要敢欺负你就跟我说,这小崽子还是得叫老夫一声前辈的。”魏琛似乎很不待见孙哲平目中无人的狂傲态度,也没理他,大力拍了拍叶修的肩,又不放心地看了几眼才转身走开。

“老家伙还挺护着你的嘛。”孙哲平嗤笑一声,收回手指了指脚边,“跪下。”

叶修也就顺着他,走到他身边跪坐下去。叶修坐得很端正,没有柔若无骨地趴在孙哲平大腿上,也没有佯装亲昵地摆出什么妖媚的姿势。他跪得规规矩矩,像是在和食店里用餐似的。

孙哲平颇有点不习惯这种待遇,丝毫没有当金主的成就感。但他顶多也就在心中嘲笑一声小白花,然后拿脚尖顶了顶他:“坐这么端正给谁看,拿出点儿你伺候魏老爷子的本事来行不?”

叶修不为所动,答道:“魏爷上了岁数,要的是能帮衬家里的,那些风骚浪货自然是看不上眼的。”

“照你说,魏琛他那话儿还不行了?”孙哲平问。

“这我可不敢说。”叶修说:“魏爷没碰过的人,哪儿敢胡说八道?”

孙哲平哈哈大笑,说道:“你也是个胆子大的。怎么,魏琛真不要你,这么大怨气?”

叶修没接话,向上瞥了孙哲平一眼。那眼神要说风情也不,哀怨也不,但就是让孙哲平看出一股子求而不得的意味来。他裆下一紧,心里转了几转,直道听闻这是魏琛手底下新人,藏在家里办事儿,还是个Sub,照理说不该这么快失宠。但要按叶修说的,魏琛还没碰过他的身子,要么是留着当大餐,要么是真的不爱?

也不知道这新人办事能力如何,要只是个暖床的Sub,他想要过来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即使心里千回百转,他掏出手机来摆弄了一会儿,随即一把抓起叶修:“魏琛不带你出来玩儿也别老闷在家里,我带你转转去。”

叶修面露难色:“这、魏爷要是知道了……”

孙哲平嫌弃似的摆摆手,说道:“别提那老男人,扫兴。老子带你玩儿就是带你玩儿,今天你听我的,懂了没?”

叶修垂下眉眼,睫毛小扇子似的忽闪:“明白了。”

 

孙哲平把叶修拎起来以后上下打量了一遍,拽了拽他的耳环得到一声痛呼,又皱着眉从内袋里拿出一条项圈给他戴上。

黑色、皮质、柔软的项圈,只在内侧低调地印上了“孙”字表明身份。这不太像孙哲平狂放的风格,他自己也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低声威胁道:“这可不是一般东西,你要敢弄丢弄坏了,有你好受!”

叶修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孙哲平挺满意的,拽起他的手走向大厅。

 

觥筹交错的宴会毕竟就是个大型社交场,孙哲平人脉广,如鱼得水一般窜了进去,转身间就打了好几声招呼,道了好几句安。叶修小可怜似的跟着他团团转,偶尔遇见人询问也只敢声若蚊蝇地报上姓名,再被追问或调侃就手足无措地向孙哲平投去求助的目光。

孙哲平看着有趣,刚刚胆大到敢开主子玩笑的Sub装起软来倒也逼真。直到他娱乐够了,才过去把叶修护在身后,替他解围。

 

转到没人的地方,孙哲平一巴掌拍上叶修挺翘的圆屁股,嘲笑道:“不是熊心豹子胆的吗?你还小鹿老虎一键切换?”

叶修微妙地白了他一眼,不退反进地用屁股一蹭孙哲平的手背,一转身掀开窗帘就跑到露台上去了。

孙哲平回味着那饱满Q弹的肉感,闷笑着等了几分钟给他害羞,才慢悠悠地迈着步子追过去。

 

然而露台上空无一人。

 

叶修跑了。

评论(1)
热度(46)

© Death-K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