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ALL许尔勒/ALL罗/胡萝卜丝/Bluepulse/绿红/盾冬叉/Spideypool/Spideytorch/威红/千救/PJ,圈地自萌,欢迎吃安利ww

文风练笔3-1『ABO,5次Rumlow想让冬兵嫉妒,1次他不是故意的』

Sherlock中毒重症患者←不过和这没啥关系ww
然而我还不知道该起什么标题
梗来自ao3上一篇hw文
掺和少许盾铁,微微微队狼。OOC都是我的

abo   Alpha!Bucky×Omega!Rumlow
冬兵是块木头。然而Rumlow被这块木头吸引得快要不能自己。但冬兵毫无反应——别怀疑就是字面意义上的。
也许这个Alpha需要点动力,Rumlow为此准备了一个胆大包天的计划。
他和周围一切能动的生物调情,也许这会让冬兵嫉妒?

Rumlow是对的,冬兵嫉妒得要命。

0.
Rumlow觉得有点不对劲——当然,也可能不只是一点。

Omega对Alpha具有天生的吸引力。
天生的。刻在本能里的,基因携带的。或者其他怎么说都好。
总而言之所有人都在追求Omega,他们是那么甜美那么可人那么诱惑。不止一次有人向Rumlow抛出过各种各样的橄榄枝——帮他度过发情期,一夜情或者更多。Beta或者Alpha都有。当然啦,在有一个Alpha的情况下,谁还会选择Beta呢?

但是Rumlow并没有接受。
并不是说他厌恶自己Omega的身份——哦不他爱死这个亚性别了,他的上司不歧视他,更别说他的队友,三个月一次的假期,更别提连润滑剂的开销都能省——太爽了不是吗?

其实之前他是有过很多炮友的——很多就是很多,他有过几次发情期就有几个炮友,仅限一次那种。除了队里的人他来者不拒,如果不是不想在战场上还被黏黏糊糊地粘在一起,他肖想队里的几个Alpha很久了。这不能怪他,Alpha天生就对Omega有性吸引力。天生的。

但从洞察计划之后他的第一个发情期,或者说Winter Soldier变回了Bucky之后,再具体一点就是他终于有机会安全放心无危险地操了几次Winter Soldier棒透了的老二之后, 他再也没接受过别人的邀约。

Once go black,never go back.

如果这只是个意外,Winter对他并没有任何非分之想,那次权当好朋友互撸互助增进友谊的话,Rumlow当然不会自作多情。但他觉得不光他总是无法抗拒地把目光投向Winter,冬日战士也对他有那么点意思——证据就是总是被他捕捉到房间里浅淡的Alpha气息,还有美国队长奇异又关切的视线。那肯定不是Steve对他有意思,Steve早就跟Tony结合了。那说明他知道了什么,关于冬兵和他。

好吧,也许这么多年的冰冻和洗脑已经把Winter脑子里某根与Omega有关的神经搞坏了。Rumlow决定自己主动一点。
但碍于面子(Omega应该摇摇屁股就有一大堆Alpha凑上来,主动追求Alpha是多缺乏魅力饥渴难耐的Omega才做得出来的事!),Rumlow只能悄悄地推他一把。

1.
Logan——未结合,Omega.

Rumlow选定的第一个对象是Logan。没错,就是那个金刚狼。
他很怀疑这会不会有用——世人皆知两个Omega是很难滚到一起的,无论生理上亦或是心理上。
但值得庆幸的是,Winter可不是普通人,而且Logan也不是。
估计无论是谁知道大名鼎鼎的金刚老狼是个Omega的时候,第一反应绝对是惊讶多过一切——嘿,那可是金刚狼!杀人不眨眼,上过无数战场,一战二战全打遍的金刚狼!
软绵绵甜滋滋的Omega?一点边也搭不上。

从生理层面上而言,Logan是个可以完美控制自己信息素的特殊的难得一见的Omega。
从心理层面上而言,Logan是个堪比Alpha酷炫狂霸拽的Omega。
而Rumlow早有体会。

所以当一次X战警没事儿干过来做客的时候,他毫不顾忌地对Logan诉说了自己的烦恼。
对方大大地翻了个白眼:“Kid,你是情窦初开的女孩儿还是没开过荤的雏?Rogue都没你这么麻烦。”
Rumlow耸肩。他跟Logan是老交情了,同行总有碰上的时候。他很清楚就算Logan嘴再坏话再不好听,最后该帮的还是会帮的。
熟悉的脚步声传来,很明显是谁——毕竟重心不稳一边重一边轻的声音也就那么一个了。

Logan冲他使了个眼色,他心领神会地开始尽力散发气味——最好能到满屋子都是Omega甜蜜的味道,能把一个Alpha逼得脑子空白那种程度。
然后他懒洋洋地靠在沙发里,准备看着对方如何帮他。

Logan从外套里掏出了一瓶什么东西——没标签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大概是喷雾之类的,走到门口随便来了两下。
Rumlow眨眨眼,随后他敏锐的嗅觉系统就告诉他那是什么了——
Alpha信息素。
(某种木材的味道,还有点熟悉的感觉?)

含量非常,非常低的Alpha信息素,几乎不会对非发情期的Omega造成任何影响,一般人也几乎察觉不到。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Rumlow和Logan,还有一个门外的超级战士,都显然不是嗅觉迟钝的普通人。

这闻起来就像是案发现场——唔,偷情现场。

门外的脚步声一下子停了。Logan向他投来一个不知道是幸灾乐祸还是鼓励的眼神,然后手脚利落地从窗口翻了出去。
还顺带撞倒了花瓶,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好吧,现在听起来也是个偷情现场了。

Rumlow反应迅速。
他扯开了自己的领口,悄悄贴在门上随便发出两声欲求不满的闷哼,就像是好事到一半被人打断了一样。
比起卖弄风情,特战队长首屈一指。

Rumlow不觉得Winter会直接闯进来。他那被冻坏的神经还需要点反应时间。
只要他能做出点Alpha该做的事,作战就算成功了——

Rumlow还在那胡思乱想,门外传来了一声低低的咆哮,然后是铺天盖地的信息素。

God's fakes.

Rumlow这次是真的没站稳,直接顺着门滑到地上,全身就像软绵绵的蒸蛋糕,或者果冻之类的什么都好。饱含侵略性与占有欲的Alpha信息素像毒素一样强硬霸道地侵蚀他,Omega服从的本能叫嚣着要他跪下好好做个婊子,这个强大火辣的Alpha专用的婊子。
他开始思维奔驰了,每一个细胞都渴望着被充实。
他真的要呻吟出来了,这次可不是装的。

就在Rumlow满脑子“屮艸芔茻”滚动弹幕的时候,门外渐渐沉静下来。
Rumlow没有听到脚步声——当然了,他脑子里一团浆糊什么都没有。但跋扈的信息素平息下来,从Logan打开的窗口平缓地疏散。

一次信息素爆发。
被信息素赶走的理智渐渐归位,Rumlow扯起嘴角笑了。

从窗口爬回来的Logan闻闻自己身上的味道,一脸嫌弃地转而看向地上的Rumlow:“感觉如何?”
“好极了。”Rumlow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评论(9)
热度(49)

© Death-K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