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ALL许尔勒/ALL罗/胡萝卜丝/Bluepulse/绿红/盾冬叉/Spideypool/Spideytorch/威红/千救/PJ,圈地自萌,欢迎吃安利ww

文风练笔3-2『ABO,5次Rumlow想让冬兵嫉妒,1次他不是故意的』

失踪人口回归(ΦωΦ)隔了好久的一发,争取开学前补完
最近掉进Transformers求同好!BBB太男神!

2.
Natasha——未结合,Alpha.

Natasha总是那么…Natasha.
再次目击了黑寡妇优雅地经过送资料顺便告白的神盾探员,纤纤玉手轻巧拈走文件,而告白就像没听到一样。

哇哦,真是可怜的小伙子。

Rumlow耸了耸肩,朝黑寡妇走去。

“嘿。”半路叫住他的是队里新进的Tom,眉眼弯弯的笑起来很可爱,“队长,你不会也…”
“去你的,毛头小子滚去训练吧!”Rumlow笑骂道,“敢招惹黑寡妇,可真得安乐死了。”
“安乐死?”
“就是人家叫你过去,上一秒还高兴呢,下一秒就死了。死了,还不知道怎么死的。”
Tom唇角瞬间拉了下来,眨巴眨巴眼,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不是吧?”
“美丽的东西一般都有毒。”Rumlow拍拍他的肩。看来这小伙也是对Nat有过非分之想的了。他暗搓搓地想。

连Alpha都能吸引的Alpha。
Natasha总是那么…Natasha.

所以他叫住Nat的时候心里其实是犹豫的:“呃,那个,Nat?”
黑寡妇回头看他,挑眉。

他决定把所有事都告诉Nat,万一之后被发现他设计了黑寡妇,估计他也得安乐死了。
向一个女性——就算是个Alpha——倾吐自己想勾引一个男人的心情,还真是对脸皮厚度的一大挑战,哈?
说到底怎么就他摊上了这种破事儿,一般正常的AO配对,哪有这么多麻烦。他咬牙。说白了都是冬兵的错!

“所以,我就想要不我们一起去吃个饭…什么的。”他顶着一张正直到令人发指的脸说完。
黑寡妇粲然一笑:“我有个更简单的办法。”

次日,Rumlow拎着三层豪华版饭盒,敲开了复仇者训练室的门。
开门的是队长,这让他稍稍有点放松。
“er,Rumlow?”队长看起来有点讶异,“怎么这时候过来?”
“我猜你们正在休息时间——来找Natalie。”Rumlow举了举饭盒,“嗯哼,在等人?”
队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估计我得去找他了。”
“祝你好运。”
他钻进训练室里,转身看了看队长疾驰而去的背影。估计又是去实验室抓人吧。Tony就是这么不让人省心。

他走进去,果不其然看见几个在地上躺尸的复仇者,和一个仍然优雅靠墙坐着的黑寡妇。

“Rum?”第一个发觉他的是冬兵——他为此欣喜了好一会儿。冬兵站起来走到他旁边。

然后呢?
做点什么啊士兵?!
Rumlow等了又等,冬兵还是跟块木头似的杵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看得他心里发毛。

唉,这个Alpha肯定是哪根神经被冻坏了——说不定还不只一根。
嗯哼,说不定只有打架斗殴和控制老二那几根神经是正常的。他伤心又狠毒地想着。

叹了口气,他绕开金属涂装的立柱,走向了那个优雅的身影:“Nat,你的特别款待。”
“谢谢,Brock.”黑寡妇巧笑倩兮,最后一个词像是珍珠圆润地从舌尖滑出,“只给我的?”
“只有你,宝贝儿。”意大利原装男人,情话张口就来,“你是唯一的。”

然后他紧挨着Nat坐下,黑寡妇还往他身边挤了挤,两人完全贴在一起了——很好。他已经感受到锐利的穿心视线了。他扯出一个笑:“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甜心?”

他打开饭盒,一层层摆开。
意式混合拼盘,烟熏三文鱼;博洛尼亚千层面;蘑菇汁牛柳,罗马卷;凯撒沙拉;焦糖布丁,苹果蜂蜜蛋糕;Barolo…从开胃菜到餐后酒一应俱全,虽然不是什么松茸之类的高档菜,但每道菜都精致俏丽,能看出厨师的一番苦心。
“为你,我的美人。”Rumlow一边笑着调情,一边不安分地胡思乱想。

嗯哼,他知道这对冬兵的刺激估计挺大的。
毕竟大家都知道特战队长的发情期是——曾经是——随便换人的,但他做菜的手艺,目前为止,只有寥寥几人享受过。
他倒要看看,冬兵木头会有什么反应。

沉重的脚步声——嗯哼,260磅的专属——停在他们身前,一只有人类温度的手抓住了他的肩。
他抬头,浣熊冰冷又含着某些微妙情感的眼睛盯着他。
“Rum.”冬兵叫他。
“嗯?”他回答。
“Rum.”
“我在,怎么了?”
“Rum.”冬兵咬牙切齿地瞪着他,和他隔壁一脸淡定的黑寡妇。
“嗯哼。”Rumlow挑着眼角看了他一眼,随后继续亲昵地看着Nat品尝他的手艺。

“Rum!”低吼之后是重重一拳砸向他身后的墙,冬兵危险地眯起眼靠近他,他似乎能听见精密金属转动的细微声音。
冬兵的眼睛,冬兵的呼吸,冬兵的温度,冬兵的触感。
冬兵的味道。
他的一切都被覆盖了,被一种霸道的气息覆盖了。

Rumlow喉结滚动了一下。天呐他可没想过这种画面。被冬兵壁咚了什么的——
It's sooooooooooooo HOT!

真不愧是他看上的男人,够辣!
Rumlow晕乎乎地想着。
好啦宝贝儿,接下来只要一个火辣下流的吻,或者一句海誓山盟的情话,再不然一个把他刻进骨髓融入血脉的拥抱都好,这见鬼的计划就可以结束啦——

他正这么幸福的想着,期待着什么。
回应他的却只有再一次响起的脚步声。

哈?

门被重重地关上之后,全程掉线的另外几个躺尸中的复仇者终于接连爬起来,蹭到他旁边讨吃的。
“嘿,Rumlow.”鹰眼不怀好意地笑了,“看上一个不好惹的,嗯哼?”
猎鹰点点头:“黑寡妇会咬你的,谨慎点儿。”
“我说的可不是Nat——”鹰眼拖长了腔调,得意洋洋地看着Rumlow,“是块不解风情的北极冰盖。”

“给我闭嘴肥鸟。要么吃,要么滚。”
Rumlow抑郁地倒在地上。

心累。

评论(9)
热度(29)

© Death-K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