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ALL许尔勒/ALL罗/胡萝卜丝/Bluepulse/绿红/盾冬叉/Spideypool/Spideytorch/威红/千救/PJ,圈地自萌,欢迎吃安利ww

【授翻/bluepulse/PWP】Beats studying1 BY angelatflight

Bluepulse这么萌却这么冷QAQ 只好自己找肉吃

PWP慎入,速译,翻译腔,无Beta,欢迎发表意见和建议,拒绝无理由拍砖w

部分语气不知道怎么翻,暂时保留了原文..欢迎指导!

Jaime Reyes/Bart Allen(斜线有意义)

[Beats studying]  BY angelatflight

又名:如何破坏男朋友的期末考ww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032154?view_adult=true

授权:angelatflightriskWed 01 Jun 2016 10:05PM EDT



dude. thats so cool!! absolutely, i'm honored! <3

喜欢的话就去给作者点个Kudos吧QwQ  冷CP注定要自己养大XD

开车了!记得系好安全带ww


Summary:

海梅的期末考就在一周内,而巴特坚持要分散他的注意力。

海梅毫不怀疑他已经盯着数学书一个小时以上了。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鉴于他还是个高中生,而且现在正值考试季。但是,绝对,不是坚持这么久。

年少的超级英雄简直不知道如何开始抱怨他有多讨厌数学。他适应了这个,和世界上的每个青少年一模一样。

除了海梅真的很在乎他的成绩。非常、非常在乎,甚至超出了他本该有的程度。他是个预修生,而且是个优等生。他的学业将会惨不忍睹,这种想法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可怕到无法想象。

目前,他正尽力把每章节的内容都塞进自己的脑子里。至少要在下周的考试前。时间已经过去三天了,而结果呢?"毫无成效"就已经算是天大的轻描淡写了。

他正严肃地考虑着辍学之后去做个脱衣舞男的主意,正当这时卡基达的声音突然在他脑海里炸响,成功地把他从自己的意识里吓了出来。

[脉冲正从西方接近,时速大约700英里]

甚至在他的甲虫还没完成陈述的时候,尖锐快速的敲击声已经在男孩的窗户上响了起来。

海梅轻叹一声,向窗外投去挫败而无奈的目光,凝视着——显然只能是他,巴特·艾伦。男孩正在他的窗户上呵一口气,画了个心形,大大的,俊俏的笑容展露在他脸上。

好极了。So much for studying.

OOO

“亲爱的,我正在学习。”来自巴特的,绝对该死的令人享受的男朋友,真心实意的抱怨。那时他正打开他的窗户,让极速者踏进他的房间。

巴特尽全力试着给他一个抱歉意味的噘嘴,不过最后失败了——还用纵声大笑代替了歉意。那时他正站起来走进海梅的房间。

房间里一团糟,这并非完全不符合海梅的风格。尤其是考虑到他正处于考试季——巴特有点庆幸,他并没有上学。

在黑暗的房间里,海梅的电脑投射出柔和的蓝光。但巴特仍然能辨认出散落在地板和书桌上的文件,还有一些钉在墙上。

毕竟,即使海梅不是世界上最整洁的少年,他也绝不是最混乱的那个。

除非巴特用自己的坏习惯感染了他——那样,他就会真的一团糟了。

“亲爱的,你总是在学习。”巴特坐在他的窗台上,向他露齿一笑。他调笑的声音让海梅翻了个白眼。奇妙的是,极速者发现这还挺值得的。

“随便怎样吧。“他有气无力地回答道,亲了亲红发人的脸颊,换来了他的笑声,”你可以留下,只要让我学习就好。别打扰我,说好了?"

巴特满腔热情地点了点头,露出他最无辜、最灿烂的笑容,把他的手指在背后交叉起来。

OOO

 

“你说过不打扰我的。“

“我说谎了。”

海梅叹了口气。当然了,他早知道当他和他超活跃、超渴望陪伴的男朋友呆在同一个房间里的时候,他是不可能做任何事的。

即便如此,他还是得尝试一把。

年长一些的男孩最终放弃了,温和地盯着巴特看。较小的男孩儿从他背后用柔软的手臂环过海梅的肩膀,忙于在他脖颈和肩上留下一个个轻盈的吻和一些偶尔的,小猫似的舔吻。

海梅轻声诅咒着——极速者知道每一个被亲吻就能让他颤抖的地方。

“如果你现在收手的话,这一切都会轻松一点。”巴特的轻哼紧贴在他耳边。海梅的唇微微翘起。

“不,不如你根本就不要开始。”

“过分。”巴特低声耳语道,他声音里的笑意让海梅明白,他并没有把他男朋友的话当回事。他亲吻着男孩的下颌,“真扫兴。”

“狐狸精。”海梅反驳道。

极速者一反常态地慢。这可从来不是什么好兆头。特别是在这种情形下——这通常意味着他正试图引起些麻烦,并且海梅现在一点都不怀疑这种预感。

一种细小的颤抖突然从海梅的脊椎直窜上来——那并不是甲虫。

“巴特!”海梅惊呼,迅疾地推开了男孩。他的脸像点燃的篝火一样烧起来。因为他唐突而又激烈的动作,他的椅子险些被推倒。

巴特回看他,带着一脸只能被形容为沾沾自喜、自鸣得意的表情。

“怎么了?”

“你不能——对我——”男孩儿无助地嘟囔着。他的男朋友为他的窘迫大笑起来,而这只让海梅的脸更红了。

“你指什么?吻痕?”

“巴特!”

更多的笑声响起。

“你会喜欢它们的,你明明知道。它们让你感觉很好。”

海梅并不确定他是否想要知道这个年轻的男孩儿是怎么看出来的,但他还是问出口了。而巴特只是给他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它们的确让你感觉很好。尤其是在某些你非常敏感的地方,而且我知道它们都在哪。每次就算我只是碰到那些地方,你都会颤抖。想象一下吧,如果你允许我在那些皮肤上留下些诱人的标记,那会多么.....美好。”

“我遮不住那些吻痕。”海梅含糊地说,眼神四处漂移,无论如何不愿看向就在他面前的男孩儿。他很清楚如果他看着巴特, 哪怕仅仅一会儿,那之后会发生什么。他在巴特·艾伦的公寓里早已有了足够的经验了。

那双杏大的,澈绿色的眼睛将会带上粘稠的情欲与爱欲,包含着只属于巴特的那些小小的情感,他眼里些微的神情就能把海梅从内到外融化,让他心甘情愿地顺从,满足他想要的一切。

海梅四下张望,坚决不看他。因为他知道只要他看过去,他就会在片刻间沉沦。他们贴的很近,但他只是在听他说话而已。当巴特开始说那些肮脏下流的耳语,那简直像......天啊。

“那又如何?让所有人都好好看看,这辣极了…让他们知道你是我的。” 

“巴特——” 

“如果你真的非常想把它们藏起来…”巴特继续说道,他的嗓音低沉得像是呢喃,“我会把它们留在一些你能遮住的地方。” 

巴特的手轻柔而缓慢的挪到了他的大腿上,他的抚摸如同火焰一般炙热。海梅咬紧了他的嘴唇,同时听到他男朋友戏谑的暗笑。 

“你喜欢这个,不是吗?当我在你身上留下些吸吮的爱的痕迹的时候…它们遍布全身,包括你的胃,你的膝盖,或者是一些隐秘的,大腿之间的地方…” 

“巴特我真的非常,非常需要学习。”他的男朋友急切激烈地抗议,终于直视了他的眼睛。 

一个错误。一个天大的错误。 

他的男朋友正用那种炽亮的目光凝视他,这让海梅觉得他正被巴特看穿,彻入骨髓。

红发者的碧绿眼眸光彩夺目,满溢恶作剧意味的调皮。他轻咬着嘴唇,看他的眼神里带着引诱的罪恶。海梅并不确定他是否真的想知道这个男孩儿脑子里游弋不去的东西。男孩儿的手指轻敲着他大腿内侧。

每次海梅直视他的眼睛,就不能再移开目光了。他完全沉陷了。巴特暗笑。

“你现在可不能学习,Blue.你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

操。海梅低头,他的男友完全正确。他有些问题正在他的长裤里叫嚣。他觉得不公平极了——鉴于这彻头彻尾是极速者的责任。他有点张皇失措地哑口无言。

不是有点,是非常。

紧张胜过了自信,他收回自己的腿,试图逃开巴特火热的抚摸,却又被抓住了。

巴特得意洋洋地偷笑,几乎是带着些无辜的可爱。他俯身,亲昵地用鼻尖碰了碰他,发出些除了煽风点火外再没有意义的咕噜。海梅的眼神开始游移了。

“在这种困境里都不帮你一把的话,我还算什么男朋友呢?”

海梅感受到巴特的呼吸拂过他的脸颊,以及男孩儿缓慢摸到他裤子拉链上的手。

“操——”

“不用谢。”


TBC

周一回家开车ww







评论(4)
热度(44)

© Death-K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