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ALL许尔勒/ALL罗/胡萝卜丝/Bluepulse/绿红/盾冬叉/Spideypool/Spideytorch/威红/千救/PJ,圈地自萌,欢迎吃安利ww

【授翻·胡花】Won't you rescue me?

马茨有一个糟糕的约会。

啾可爱的文!狐媚狂热吐槽的心和作者对无聊约会和企业管理系的怨念✧⁺⸜(●˙▾˙●)⸝⁺✧
课前速译,无beta.  目前只能手机状态,授权和原文链接下午补上。

对他这个年纪的男人而言,想找个男朋友并不是件平常事。
马茨28岁,也有过几个男朋友。但他从未遇到那个能让他激动到无以复加,让他感觉像家的,特别的人。
他一直梦想着能遇见那个人。

没错,也许靠app找男朋友是个糟糕的主意,鉴于这还是那些用老二图打招呼的性瘾患者的常驻地。
不过还是有些不错的人选。
他一开始建立自己的档案——是的,他只想要他选定年龄范围的人,以及,不,他完全不打算第一次约会就在某个黑暗肮脏的停车场里来上一炮(任何一次约会都不打算,真的)——就找到了几个能说上话,并且看起来长得不错的人。其中一个引起了他的特别注意。他与马茨年龄相仿,学企业管理,而且看起来是个正人君子。
让马茨有点难受的是这人并不是个球迷,而他的梦中情人必须得喜欢足球。
马茨热爱足球,他是BVB的死忠粉。
怎么会有人能忍受和不爱足球的人在一起?!
尽管如此,马茨还是决定给他一次机会试试。
他们交换了手机号码,而就在几个小时之后,这个用户名是“纯白基佬骑士”(这个真的很搞笑,马茨已经提醒过他这一点了)的家伙问他想不想出去来个约会。
他们的交流的确很顺利,所以即使仍然有点怀疑,马茨还是同意了这个提议。

约会当天,马茨兴奋得寝食难安,他什么都不想吃更不想喝。不过他觉得这是件好事,因为他们约好了去一间咖啡厅。
他没跟任何人提过这次约会,以防这次约会完全是个灾难。
他很了解他的朋友们。以及,是的,他们绝对会嘲笑他长达数月之久。
当他换衣服的时候,他是真的不知道该穿什么才好。他该穿的花哨一点儿吗?可是如果对方只是穿了便装,他就会显得荒谬绝伦,就像个小阔佬似的。一个小白脸。
无论如何,他决定就照自己喜欢的打扮。
也许对于与一个不爱足球的男人的约会,这件衣服不是最好的选择,但马茨想做回他自己。而搭配着BVB帽衫?绝对是百分百原装的马茨。
可是他仍然很紧张。他希望他们有足够多的话题。没有什么比尴尬的静默更令人讨厌的了。
但,没问题的,毕竟,“狭路相逢,勇者胜”。

“放手去干吧。” 他低声自语道,“不要让梦想落空。”
他想象着希亚·拉博夫(译者注:变形金刚男主)来激励他去赴这个天杀的约会,因为他将要见的这个男人会是他梦寐以求的人。这奏效了。

马茨在地铁站里等待着,不住四下张望。他没看到谁像是那张照片上的人。他开始有点尴尬不安。
这种感觉一直没有消失,直到有个男人走向他,这是个——完全不是他想要的样子。
他比他声称的看起来更老,而且就只是那么…无聊。
就像是某天在地铁上遇见的某个人,而且是那种就算你正看着他,也会马上忘记的人。
Wow,这会是个他妈的冗长到无聊透顶的下午。
至少,马茨还穿着他的BVB帽衫,而那个人没有对此发表意见。

这场对话完全没按马茨设想中展开。事实上他们根本就没有对话!
所以马茨不得不开始谈论他的狗。他很快就注意到那个人对狗狗的故事相当不感兴趣,但他不在乎。然后他终于发现,他还不知道他的约会对象叫什么。

“呃,这可有点尴尬,但我们还不知道彼此的名字呢,不是吗?我是马茨。”
“我叫乔。”那个人简短地回答道。

马茨就一直在谈他的狗,直到他注意到他们究竟在哪。
当乔问他想不想去喝杯咖啡的时候,马茨想到的是星巴克,或者其他一些地方。但事情不如他计划好的那样发展。他们现在正在小镇里一处以满目琳琅的精品店和商店闻名的街道。
简单来说,就是他妈的贵得离谱又花里胡哨的地方。
好极了,这绝对就是马茨想穿着他的BVB帽衫和旧牛仔裤去的地方。

“其实这件帽衫也很贵的。”他试着开个玩笑,但乔甚至看都不看他一眼。哇哦。

当他们到达乔选中的咖啡厅的时候,马茨就知道他不会吃也不会喝任何东西了。
他可买不起8欧元一块的蛋糕,并且他很担心乔会试图替他付账。他不想欠这个男人任何东西。
服务生走过来了,而马茨尴尬得甚至不敢抬头。
这是间贵得要死的咖啡厅,而他坐在这里,他的有点儿宽大的帽衫和旧牛仔裤和他的背包和他的一切都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十七岁的男孩儿一样。

乔点完了他想要的,接着看向马茨。
马茨抬起头,给了服务员一个短暂的微笑:“我还没决定呢。”他几乎忘了回头。
那一刻他简直害怕自己会沉溺在那双亮棕色的眼睛里。天呐,这个男人太漂亮了。
在他转身离开之前,马茨迅速地瞄了一眼他的名牌。
本尼迪克特。
Benedikt. 他再没听过比这更美妙的名字了。

“你知道的,企业管理其实是很有趣的。很多人都认为这很无聊,其实不是那样的。”乔第一次谈了些有关他自己的事。当然是关于他自己的,在一次约会里你还能说些什么呢?!

马茨让他说下去。他在等着Benedikt回来,同时思忖着如果他并不点餐却叫了服务员会不会太奇怪了。他得出的结论是这的确不正常。
在乔说着他的企业管理和教授们和其他东西的时候,马茨一直看着柜台后面。
Benedikt正在准备乔点的东西。也就是说,他很快就会再来。

当Benedikt重新走向他们的时候,马茨的心狂跳起来。他给了乔一块昂贵的蛋糕,以及一杯更昂贵的咖啡。

“马茨?他在问你什么。”乔开口跟他说话,用他力所能及的最残忍的方式把马茨拽回了现实里。这指的是,提醒他他并不是在和这位可爱的服务员Benedikt约会,而是和没劲到极致的企业管理系学生乔。
“等等,马茨?”Benedikt问道,用一种听起来就像是浮夸表演的语气,“你不记得我了吗?我们曾经一起上过话剧课!”

这彻头彻尾都是假的。马茨从来都没上过话剧课,而Benedikt当前的表演对于一位话剧学生而言,也实在太过糟糕了。但马茨非常感激,Benedikt正试着给他找个方法摆脱这一团糟的约会。

“贝尼?哇噢,那可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马茨并不是故意想给他起个昵称的,但这样听来会更有说服力。如果他们是朋友的话,马茨绝对不会一直叫他Benedikt的。

他们闲聊了一会儿,关于那些被编造出来的老师和同学们。马茨从中找到了不少乐子,他几乎早忘记了乔的存在。这是段十分有趣的对话,就好像,他们已经熟识多年一样。

“不过,我想你和你的情人更希望独处,而不是被一个老朋友所打扰。”Benedikt偷笑。

“你——你怎么知道这是个约会?”马茨真的有点脸红了。他对Benedikt知道他在约会的事情感觉非常,不愉快。他真的不希望Benedikt离开,不然,他就得继续和这个枯燥乏味的企业管理硬件纠缠了。

“得了吧马茨,那天晚上你跟我说你看了点儿色情动漫,而且特别想体验一下那些触手情节的时候,几乎都不像你自己了。”

马茨深吸一口气,尽全力控制自己不要爆笑出声。
这就是Benedikt把他救出约会的方法?好吧,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

“我希望在你同意和他约会之前,马茨跟你提过他那些千奇百怪的性癖?触手可不是唯一的…当你俩正式在一起之后,我们一定得见一面,谈谈他会要求你做的那些,奇怪的事…”

乔只是一直盯着Benedikt和马茨。看得出来他对谈论有关性的事非常不舒服。
这可真是奇怪。马茨想,乔可是那个在见面之前就给他发了老二图的人。嗯,也许他只是不能接受触手的事。
其实马茨也不太能,但他不会承认的,至少不会在乔面前承认的。

“唔,我想我该走了。我会给你发信息的马茨!”乔迅疾地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在离开咖啡厅之前尴尬地对马茨挥手告别。

“哇噢,你可真是我生命里的救星。”看到乔离开,马茨深深叹了口气。

“我也这么想。那人看起来相当没趣。而且,如果一个普通的服务员也能在约会里夺取你的注意力,那就说明我是对的。我现在得回去工作了。”Benedikt对他眨眼。
在马茨来得及开口之前,他补充道:“如果你能在这儿再待一个小时,我就能带你回家,而且保证那个人绝不会在外面等着你。”

马茨闷笑。他看着桌子,发现乔还没付账。不过他也没吃任何东西,所以这其实挺公平的。
一边沉迷在对Benedikt的各种想象里,马茨开始吃那块蛋糕。他该问问Benedikt这里能不能用信用卡付款。
等马茨吃完,Benedikt也正好换班。他现在就站在马茨的桌子旁边。

“介意我加入你吗?”Benedikt微笑着,而马茨的心又一次欣悦起来。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Benedikt就坐下了。

“我有两件必须得问的事。首先,你到底是怎么认识那个人的?他看起来简直跟石头一样有意思。”

马茨大笑,然后跟他讲了自己注册那个愚蠢的app并且同意和乔出来约会的来龙去脉。

“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你真的对触手感兴趣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对我就更有吸引力了。”

“你觉得我很有魅力?”马茨问道,带着一点点紧张和兴奋。

“那是当然。不然你觉得还有什么值得我冒险去编一个和你是老同学的故事?”他轻笑着,“不过…要是我以前见过你这件帽衫,可能就会把你和这位情人单独留在这儿了。因缘总是那么灵验,你懂的。而现在我才是跟你约会的人。”

“不!这不可能!我才遇到了世界上最棒的人,结果他是个沙尔克球迷?”马茨爆笑,又戛然而止,“等等,这是个约会?”

“这不是吗?我以为我把他吓走只为了能独占你,这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

“我想我真的很喜欢你这么说。”

评论(2)
热度(34)

© Death-Kyi | Powered by LOFTER